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22)


按:目前本人小红圈已经更新到第34章。公众版下次更新可能还要很久哦

小红圈扫码可入:

前文参考:

【黑木崖系列】外篇:如何读回忆录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外篇:大树特树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2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3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4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5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6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7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8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9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0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1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2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3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4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5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6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7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8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19)
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20)

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21)

(第四十三)

我们来盘点下副教主现在面临的局面。

目前长老会还没有变动。根据教规,变动长老会要开黑木崖全会。会议召集权在教主。

军机处目前依然是余沧海说了算,但京兆尹、长脚仔、杨大郎、陆于尊四人出局。

增补的托克,本是教主嫡系,而且其夫人曾女士,和教主私交很好,教内地位也很高。虽然斯托克最近一直烧副教主热灶,但再怎么样,副教主也不敢对他太信任。

阿花就不必说了,当初的草地密电事件,就奠定了教主对其无上的信任。虽然神教建政之初,因为南粤本土派与南下派的问题,教主对他有敲打,但是那也只是冷冻几年而已。何况,阿花因为身居岭南,HK等地的特种工作一直是阿花在做。

薛峰既然没有入值军机,就注定他是弱势京兆尹。地位比起前任自然差很多。

帝都工作组成立后,也许副教主等人不清楚详细的情况,但是想也知道,教主正在把针插不进,水泼不进的帝都一点点撕开。

加上长脚仔跳楼,五只羊掌握营务处,想通过教卫队来硬的,可能性基本是没有的。

因此,副教主等人别无选择,只有一条路:斗转星移

(第四十四)

还记得吧,我们之前反复说过,神教其实很守规矩,不能不教而诛。你要弄掉一个人,一定要有过硬的理由,要能服众

那好,教主你不是要搞事情么,一方面,我自己不犯错,另外一方面,你说的种种问题,我都找人给你顶包交差,不就行了?

此外,当然是要把水搅浑,把事情搞乱,最好彻底的一团乱麻,这样教主你该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?

然后自然就是黑脸白脸轮流上,一方面喊打喊杀做干到底状,一方面演好人,呼吁差不多行了,最后大家开会吃讲茶,说和算了。

反正你老都七十三岁了,也折腾不了多久了,等你这个劲头过去,要嘛等有天毛子花旗来惹事,要嘛国内这么大总有发水失火,那时候你要不要共体时艰啊?然后我们卖你个面子,你趁机下台阶不就好了?

于是,在5月22日会议刚刚通过人事变更后,副教主就出手了。

在讨论老夫子起草的通知里,有一句话:

像赤赤秃子那样的人物,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,各级分舵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。

由于这句话,本来文稿里没有,是教主亲笔加上的,这时候,许和尚和几个地方大员就问:这说谁?为什么不揪出来?

伍豪答复:这只是泛指,没有具体说谁。

但是由于去年教主一路南下,在各地吹风时候,反复说过:

如果黑木崖出了XZZY,你们要起来灶钒。要像蔡松坡一样。

所以这几位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(许和尚应该是效忠心切,但其他几位有可能是副教主布置的,试图搅浑水。要知道副教主2年前一路南下,可是“大发脾气”),就又跑去问副教主。

副教主说:应该是玉阶公。玉阶公是有野心的,光明顶时候就反对过教主。

要说副教主这一手,就手很黑了。

没错,玉阶公是反对过教主,但当年这是一桩公案,不是私仇。当时教主在光明顶还没有一言九鼎,而且觉得你们统统都是SB,瞎指挥,不切实际,听你们的都得死,不如我来。

但这时候教主还没有从胜利走向胜利,大家自然也觉得你一个土包子,又没有留过洋,也没有总坛取过经,嘚瑟什么。

于是乎大家就在选举时候,把陈大鲁选上,而且玉阶公因为当时拉队伍上光明顶威望也很高,他也站台背书了陈大鲁。等于搞的教主被他亲自D造的队伍给撸了下去,此事教主余生都耿耿于怀。算起账来,除了玉阶公,陈大鲁,乃至伍豪,都脱不了干系。

当然事后不久,当时的还设坛魔都的黑木崖就派人告诉这边你们这么搞不对,还得教主来。陈大鲁倒也识相,就把教主请回来了。

但这个事情,始终是教主心里的一根刺,觉得队伍我带的,地方我找的,老子还把自己豁出去和山大王的姑娘结婚,你们就这样卸磨杀驴?

所以,当副教主提出这个问题后,自然群情激奋,陈大鲁一马当先,因为这事儿当年他干的,他自然要极力撇清自己,套路自然是先检讨自己,再怒批玉阶公。他给了玉阶公一顶大帽子:YX家。

这话一出,会场氛围就很紧张了,三虎,余沧海,伍豪纷纷表态批判。玉阶公自然无从辩驳,因为事情他的确干过。可是他也很委屈:哥们今年都80了,走道都费劲,还怎么YX法?

于是乎一顿修理后,会议记录被小范围传达。玉阶公等于又被打压了一次(上次是在庐山,玉阶公跳出来讲了几句话,结果讲到一半,教主当众抠鞋底,说玉阶公是隔靴搔痒,也把玉阶公臊的不行)。

但奥妙在于,玉阶公当年有这么个黑底在,教主是不可能接纳他的。而且他虽然无实权,无班底,却有威望,所以,副教主把他拖出来鞭一顿,他却还是会站在副教主一边,这叫:打小孩给别人看

而伍豪这边,因为当年的事情,也不得不把玉阶公SGSX的批一顿。不然无以自清。

所以这么一搞,水是不是就浑了不少?

PS:你们有些人可能会搜到一个会议记录,但那个应该是假的,格式不对,文法不对,据我考证很可能是司马王路伪造的。

5月23日,副教主终于讲话了。

讲话的要点是:

1.拥护教主(抽象自然肯定)

2.对教主搞的事情,“我们过去也是糊涂的,很不理解,很不认真,很不得力,包括我在内。我最近这个时期对材料看得很少。生了一次病,出了一次国,很多材料没有看,接不上头”(不关我事,搞砸了别怪我

3.检讨(其实是评功摆好,我过去为教主干了很多事情,有很大功劳,比如一二三四五,嗷嗷多呢,你们可别忘了

翌日,会议决定,把下台的这四位的材料下发,然后讨论《five one six通知》的最后版本。

在这时候,既然五人小组撤销,根据教主的意见,就要重新成立一个小组。

这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旺热小组!

(未完待续)

打赏作者

《 “【黑木崖系列】副教主倒灶(22)” 》 有 2 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检测到您开启了广告拦截

请禁用您的广告拦截器,来支持我们!

刷新
×
MobilePC